山东群英会尾数走势图:徐东明诗选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 www.cei4.com.cn 徐东明(1964-),男,1964年11月11日出生。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曾在《诗刊》、《青年文学》、《萌芽》、《鸭绿江》、《百花洲》、《星火》、《诗歌报》、《北方文学》、《飞天》、《滇池》、《五月》、《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一百多家报刊发表各类文章400多首(篇),荣获全国“诗神杯”、“星火杯”、“飞天杯”“黄鹤楼杯”等文学奖,1988年荣获中国学联、青联和《中国青年报》举办的由5万多人参赛的“和平”征文第二名,《工人日报》全国职工创作奖,作品入选多种书籍。1992年加入江西作家协会。1988年主办《乌鸦诗报》(1992年改名《亚细亚诗报》),2001年8月创办千秋文学网。

穿越千年的乌鸦 对大风的描述 荷塘
披着羊皮的人 被农村包围的城市 住在底楼
静坐广场 《红楼梦》诗抄*葬花 《红楼梦》诗抄*尤三姐
下雪的日子 鞋子 想念城市上空的雁子
桑蚕 钢铁 原始森林
记深山的一次围猎 鲁迅 孔乙己
阿Q 老家 沉重的乡情
知识分子 置身黑暗 有关范围
预感


穿越千年的乌鸦

我目睹一只鸟  在世纪之交的子夜
几声聒噪
穿越荒凉的天空  如箭镞
如穿破天地混沌的梭
击退无边的黑夜
我目睹的这只鸟  其实就是一只

乌鸦  可以想象黑色幽灵选择这个时刻
与我不期而遇
我注定要背上无中生有的罪名
良禽已择枝而栖  这另类的鸟
酣睡中的觉醒
似乎要将苦难的旅行进行到底
突如其来的遭遇  也使我开始相信
这样一个被经常否定的词
被诅咒的词
在表达某种预言的准确性

对于身边的事物  我向来熟视无睹
浑然不觉临街的树木 
枝叶稀疏  已透出腐败的气息
稍纵即逝的乌鸦
让我兀自惊讶  并试图推测
一场灾难
离我居住的城市还有多远

一生中
这样的场景极其有限
穿越千年的乌鸦
羽翼  向现实主义倾斜
几声聒噪  清晰且坚定
除了我
还有谁能够聆听

一千年就这样过去了
就象一只乌鸦  扑啦啦一掠而过
一首跨世纪的诗
便完成了一次千年的
俯
瞰


对大风的描述

把云儿写成风  把手中的筝写成风
把粼粼波光写成风
这是去年我对风的描述
此刻  天象晦暗
一个抽象的名词顷刻变成动词
扑面而来
以不可忤逆的力量  阻挡
背道而行

大风起兮  一阵紧似一阵
这天地的呼吸 
如果再保持几天沉默  炎炎赤日
再保持几天热情
沉闷的世界会不会窒息
呼啸而来  手握闪电的  是风
第一个踩响雷霆的  是风
化腐朽为神奇的  是风
毕竟是风  使凝固的空气流动起来
风的伤害
人类不会产生仇恨

我用目光席卷遍地落叶
却不知大风的根  扎在何处
流浪的风
比天空更懂得辽阔的含义
在无限的空间  自由奔走
谁也不能阻挡风的到来
许多门呀窗呀已敞开
迎迓风

(1997年8月)


荷塘

蛙声四起  我静坐若莲

我比时间来得更早  一脸尘埃
携带爱情和梦
流落乡里  在少年的池塘
头擎荷盖 
倾听
欸乃的浆拍打水的声音

这时  水色比月色更清澈
那个漂在水中的影
无论形状  都更象一个孩子
许久以来  我未曾这样柔情过
这样眷恋过
我搀扶莲影  伸手的姿势
动人而安详
剥开层层的瓣
谁能为我翻找绿肥红瘦的心结

一只蜻蜓
在意象里轻轻点水
与我灵犀相通的荷
深入淤泥
然后  引领我悄悄出水

(1997年6月)


披着羊皮的人

从冬天出发
我象一只迷途的羔羊
找不到回家的路

谁能够把这个冬天撕破
风吹草低
那些被苏武放牧的羊呢
那些善良的孩子
草原的风  会不会将它们四处吹散

从冬天出发
衣衫单薄的我
正接受雨的沐浴雪的洗礼
我知道  这个世界里除了人
什么都变得珍贵
稀有
我看见披着羊皮的人
天使与魔鬼的侧影
羊脂的芳香  在楼的峡谷中
弥漫

这个冬季  我还能祈祷什么
深入肌肤的冷
让我无比怀想来年的春天
这么冷的世态
谁会拥我入怀
谁会为我缝制过冬的新衣
来温热我体内的血

披着羊皮的人
神情奕然  从腊月走过
抑或  我就是那只苦难的羊
仿佛间 
我听到伊索的叫唤
狼--来--了

(1996年2月)


被农村包围的城市

我写的就是我居住的城市
这座城市
这座被农村包围的城市

临川而立  美轮美奂的楼
把意象举过头顶
站在这个高度
展望
五里以外的村落
这些不相配的毗邻
和我相处已久

被农村包围的城市
浓装艳抹
临川才子
无法将城市的栏杆一一拍遍
临川才子  始终
趟不过那条渊源流长的河

这座城市  水泥植被的城市
开不出
二十四个节气的花
纵横的流水线  形似阡陌
工业的齿轮
碾着似水流年  以及花蕊的爱情

这座城市
霓虹闪现的脸
被一种满是锋刃的词划破

(1996年1月)


住在底楼

这座城市  层次分明的楼
鳞次栉比
结构大致相同或相似
住在底楼
多么适合出身低微的人
在城市的脚趾间寄身
世代绵延
学会谦让和忍耐

住在底楼
怀想阳光稀薄的恩典  内心积郁
落拓的才子  居室潮湿
在贴近土地和现实的诗歌里
长满辞藻
落拓的才子  感情丰沛
雨季来临
檐下的水  才华般横溢

高层次的女人
美目流盼
这是人间喜剧的一个悬念
住在底楼的人  手执灯盏
熬夜爬格子
多年来  也未爬上一层楼

住在底楼的人  心地踏实
没有失落感
层次很高的人
往往看不到这一点 

(1992年6月)


静坐广场

这里是大地的心脏
离离的草们
在春天里聚集
这自发性的植物  连成一片
把一个偌大的广场充满

在广场静坐
和草们一起枯荣
动人的场面就这样铺开了
天空飘落的羽翎
白鸽的羽翎  凋谢在我的身旁
坚信一棵草
经受的风雨比我更多
坚信一棵草
我眼含泪水  内心异常激动

被风暴贱踏过
被野火焚烧过
离离的草们  谁关心你的命运
你的疼痛
就是大地的疼痛
大地撕裂的伤口  就是你的伤口呵

静坐广场
想自己象草一样葱郁起来
大风已将所有的星光
吹灭
天色熹微  我正翘首以盼

(1992年6月)


《红楼梦》诗抄*葬花

人面桃花
在古典诗歌里关系暧昧
为花神饯行的日子
桃花顺着节气  簌簌而下
接着是泪
那个失落香魂的苏州女子
和  落花
同病相怜

是什么将她的泪吹落
飘满庭院
缠绕眉头的哀怨  颦颦不散
感伤的女子
用一抔净土掩埋风流
这时  她深埋在花瓣中的脸庞
比桃花更瘦

其实  她的脸庞就是桃花一瓣
伶仃的寒枝
就是她飘摇的家
感伤的女子  衣衿清冷
绛珠之泪
从葬花词悲悲切切的字眼里
轻轻滚落

这烂漫的世界
芳菲已去
我的心情顿时黯淡了许多

(1992年4月)


《红楼梦》诗抄*尤三姐

这个尤物
降生寒门的红颜
命  比我手中的书页更薄

永远的佳期
是她纤纤玉手编织的梦
刚烈的女子
心  在更刚烈的剑刃上一横
三尺长的水袖
临风而舞
我注视她一瞬间美丽的痛楚
殷红一片
浸染如雪的裙裾

如此为谁
在饫甘餍肥的豪门
这个尤物  风姿绰约的容颜
清白得令人生疑
在剑的末梢  闪动的那抹光亮
抑或是她纯净的眸子

始料未及的
是怎样的一场流血事件呵
此刻  我的灵魂
被她手中的利刃切开
阵阵疼痛

(1992年4月)


下雪的日子

这是我期盼已久
终于如约而至的日子
弥漫的雪  大规??战?自天上迢遥而来
我不知宁馨的花  为谁而开
芳香四溢的蕊
为谁展示天使的笑容

风已歇  在贫雪的江西东部
落地无声的雪
是我始料未及的惊喜
宛若窗外的那棵冬青树
令我倍感亲切

哦  这冬天的吉祥物
和冰清玉洁的少女  交相辉映
我满怀虔诚
这是一场怎样的雪呵
蓬头垢面的城市 
转眼银装素裹

被雪照亮
我在靠近春天的雪地里
心地透彻

(1991年12月27日)


鞋子

鞋子和路  彼此亲近
象一对孪生兄弟
在农村  或在城市奔波

鞋子  朴素的鞋子
面有灰色的鞋子
地位低下
遭人践踏
爬最高的山涉最远的水
鞋子经过的地方被称作 路
鞋子的选择  于我们
举足轻重

人在旅途
鞋子比朋友还朋友
鞋子紧跟我们  亦步亦趋
不离不弃
并且时时告诫我们
不可一意孤行

脚踏实地
鞋子是我们生命的触须
尽管破了  留下不好的名声
但鞋子留下的足迹
不可磨灭

(1991年10月)


想念城市上空的雁子

这些天来
我总是良久良久地仰望天空
玻璃一样明亮的天空

每年的这个时候  雁子来临
往南飞的雁子
带领秋天
莅临我们的城市
并且  用汉字和我们亲昵
缠绵而轻巧
陪伴了我们多年

而今  这些雁子
这些可爱的雁子
在城市上空已不多见
站在高处
我等待雁子回归
这些熟悉的雁子  失散多年
再也不回到城市的巢

是什么
使雁子流离失所
我不知这些可爱的雁子
是不是忘记了昔日的旧路
它们一去不回  从我们城市上空
渐渐消失

(1991年8月)


桑蚕

民风淳厚  蚕们
靠迷恋桑叶而生活
从不见异思迁
日复一日  啃着这些绿色的词汇
便满腹经伦了

蚕宝宝  轻唤你的乳名
庄敬有加
在桑椹的阡陌上
寻找蚕们  多么圣洁的蚕们
象荷锄劳作的人们  低着头
做一些真实而高尚的事情
蚕的品质
蚕的温顺与安详  令我感动

在一句唐朝的诗歌里
完成一生
就一头钻进叫茧的屋子
体验孤独  那些
金色的或银色的屋子
充满禅意

蚕们蝶化之后
那些屋子  便由人类居住着

(1991年5月)


钢铁

看到高炉
看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我不禁汗颜满面

钢铁  绣迹斑斑的灵魂
无法与你溶为一体
经过烈火考验的钢铁
冷静的光芒
使我联想到历经锻炼之后的
那种英雄气概

许多罹难
都是钢铁替我们撑着
它的份量  无法让诗歌
保持平衡
和钢铁相握  感到一种力量
威武无比
智慧的人类正是通过它
建筑自己  同时
消灭自己

我想念钢铁
具有钢铁秉性的人
是世界上最正直的人
在日渐软弱的时候
我渴望  这种坚硬的物质
深入体内

(1991年4月于新余钢厂)


原始森林

反差如此强烈  从文明的城市
到这片森林
不长的一段路程
便能找到那种叫原始的东西
找到一昼夜的春夏秋冬
一瞬间的阴阳晴雨

好一片苍莽  遮天蔽日
许多树的枝柯  可以延伸到
远古的年代
初次造访  没出过远门的
大山
和我有过一段最亲密的接触
粗犷与野性的接触

当水  当流动的自然神韵
幽深玄妙的水
协奏着万籁的声音
仿佛间  我也成了一棵树
和青檀楠木方竹香榧林一同生长
和斑鸠肥螈石鸡猕猴群
一同呼吸

一直以来  这片森林隐姓埋名
才躲过一次又一次
灭顶之灾
今晚 蓊郁的梦中
我害怕再次出现斧头和锯齿

(1990年8月于岩泉自然?;で?


记深山的一次围猎

我住的四周  竖着很多醒目的牌子
晚上禁止出入
听这里的人讲  童话里的
大灰狼
常常对人进行偷袭

天空是黑魆魆的大山是黑魆魆的
我和六位诗友丢下睡眠
手提棍棒
走进毛骨悚然的深山
天边  几点寒星
冷冷的光亮  仿佛狼的眼睛
路旁茂密的丛林
似乎隐匿着什么
黑暗无边  一座座大山
已变得面目全非
远远望去  象是一堆堆巨大的
坟冢

我们一行虚张声势
故意把地上的落叶踩得
哗哗作响
甚至不敢回头  看一看
尾随在后的跫然足音

走进深山  整个过程有惊无险
我们并没有和大灰狼
戏剧般地邂逅
眼前  比出发时更黑
我们象一只只羚羊
在夜的围猎中  无路可走

(1990年8月于岩泉自然?;で?

鲁迅和他的朋友们(三首)


鲁迅

[选自《鲁迅和他的朋友们》(三首)]

你怎么也称不上高大
你只是把自己当作一头牛
负重历史

你的头颅不是向日葵
面对太阳  不会莫名地傻笑
无声的中国是你的背景
于无声处
用横眉  割千夫指万人诟的脖子
如割野草
中国几千年的血泪
都凝聚在犀利的笔端
一擦即燃

你也抽烟
你抽的烟幻灭感很强
天空似巨大的墓穹
一丝热风  驱不散沉重的阴霾
即使在时间的彷徨里
你也不会
用几枚硬币去豢养奴性
你总是走那条没人走过的路
那条路充满泥淖
你是扛着死神走下去的

其实  你负重不了历史
因为沉陷的土地  找不到
一个支点
你只能让哀怒的鞭子
时时抽打在你的生前身后


孔乙己

[选自《鲁迅和他的朋友们》(三首)]

君子固贫
很早以前就有这种说法
你的手头拮据
当然  不敢觊觎于豪华酒家
想喝点什么  只能踱进咸亨酒店
用羼水的酒
把日子打发得晃晃悠悠

尽管没人为你落实政策
你始终不肯脱下那件长衫
且保持一种衿持
得意时
还要说一些之乎者也的话

老实说  孩子们不会再吸吮手指头
孩子们拥有许多
拥有夸夸其谈的白天
拥有金钱梦
自然  不想再学回字的四种写法

有一点
你做梦也想不到
你的茴香豆  通过国家级鉴定
已被公认为知识分子的营养佳品
只是  当餐桌上找不到更好的话题
人们便提起你赊下的
那笔帐


阿Q

[选自《鲁迅和他的朋友们》(三首)]

那次剪了辫子之后
你总算明白了革命的含义
因此  几十年过去了
你生活得比你画的那个圆
还要圆满

你不愿厮守在未庄啃泥巴
为了搞活
你流通于各大城市之间
要不是出示名片
陌生和熟悉的人们根本认不出你

你比先前可阔多了
再也不会被小尼姑头上滑腻的感觉
弄得神魂颠倒
再也不想和吴妈睡觉
只要乐意  便可买到一个很水性的
名字

至于姓氏
没想过要和赵户人家打官司
从百家姓挑一个便是
只是当头上的疤痕隐隐作痛
这才感叹鲁迅那老兄死得太早
以至于
你的病根子遗留至今

(1990年1月)


老家

每次我来看望你
你总是用稻草人的眼神打量我

土生土长在一个穷山沟
苦命的你呵
祖祖辈辈习惯用阴历过日子
和土地打交道
吃多了苦难就不在乎苦难
挨惯了寂寞就不觉得寂寞
太阳榨出的汗
一颗一颗  都在谷穗上
挂着

你的门上倒贴着福字
也许山路太坎坷
那个福字总来得太慢太慢
年年岁岁  那牛车
在你的额头碾出两道深深的辙印
这块土地不能说不肥美
只因太多的汗渍
而变得咸涩

我的印象里
你的容颜日渐模糊
只记得那间老屋
父亲住过爷爷住过爷爷的父亲住过
而今  佝偻的身子
支撑低矮的天空
那口老井
便是你深陷的眼窝

入夜  我不能入眠
你那稻草人的眼神
蚊子一样咬着我的心

(1989年10月)


沉重的乡情

写这首诗  我正坐在吱吱的水车旁
丑陋的故乡 
无法象水一样优美地
流出来

我能写什么呢
粗瓷大碗里盛着的  比苦楝子
还苦的日子
以及目不识丁的少年
满是补丁的衣衫
还有一个孱弱的老人膝下
一大群
用额头称呼的子孙
安居乐业

我能写什么呢
大山是光秃秃的  涧溪
呜咽  隐隐传来唢呐的啜泣
李白眼里的那轮明月
举头望得我脖子发酸
低头想一想  仍是挂满篱笆的
乡愁

乡民是憨厚的不如说是木讷的
乡情是淳朴的不如说是忧郁的
诅咒你
却又不让别人诅咒你
这就是你呀  我的故乡

(1989年10月)


知识分子

你们读过许多书
其实  没有任何一本书比你们
更耐读

你们象蜡烛一样燃烧
智慧之光
让整个世界变得深刻
文质彬彬
囊空如洗
一身傲骨
击之有声  常常
用劣质烟大口大口地过瘾人生
吐出来的都是些
国忧  民患

敢为天下先  以一种
姿态
站在一个世纪的节骨眼里
无数次  你们用头颅
撞响历史的回音壁
而焦头烂额的总是自己

每一次劫难之后  该平反的
不该是你们
而是颠来倒去反反复复的历史
斯文扫地
又被纸糊的花轿抬起
谁能知道
破碎的心里  留下过
多少补丁

该仰天长笑
该长歌当哭
你们的痛苦  在于
你们用人类的良知改造社会
结果往往被社会改造

(1989年8月)


置身黑暗

置身黑暗
我会擦亮一根火柴
给黑暗留下一道血红的口子

(1989年6月)


有关范围

有关范围
把心形的纸鸢放飞
无所谓孤独
维纳斯伸不出手
对于我的困惑爱莫能助

再没有新的参照物
《天仙配》最精彩的片断我不会再唱
一双大眼睛
合拢成蚌
以连续剧的形式重复忧伤
混沌的月色毫无表情
颀长的影子
瘦成一支箫管

看云识天气
第九号台风还在路上
作为菩提树的我不再兀立
不再选择一块净土
苦思冥想
勒忒河起源于神话
唯有神经末梢起伏成岸
一夜之间
全新的感觉凫水而来
漫过倾斜的天堂

波斯猫  值一枚褐色的落叶
无法牵动伊人的目光
情绪越来越潦草
那条黄手帕猝然迷失方向

(1987年8月22日)


预感

不知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该死的门铃一直响着
去去
告诉烦恼告诉寂寞我不在家
请它们别来找我

这样的日子以后不会太多
一个人躲在家里
看样子成不了佛
要是高兴要是和朋友们干杯
说不定会醉倒几个

那个跛脚的哥哥
先天不足仅仅智力发育不错
第二次谈恋爱了
心里却想着第一个恋人
吐不出的果核依然很焦灼

冠心病已经搬走了
新来的芳邻是一位教授的女儿
她的项链一闪一闪
这恐怕是圈套
女孩子的心眼比蜂窝煤还多

总是感觉
有一个人在等我
是卞卡吗我说这么眼熟
别这样别让我难过
米盖尔这么说我也这么说

温柔是一种伤害
何况第三颗纽扣又一次失落
心事拒绝读者
烦恼的寂寞的只是自己
还有八小时以外空荡荡的耳朵 

(1987年8月7日)


中国诗歌库 中华诗库 中国诗典 中国诗人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

  • 专访博鳌亚洲青年论坛嘉宾李英豪:香港移动支付需要建立生态圈 2019-01-17
  • 别急着买房 4种砍价技巧帮你存下私房钱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1-16
  • 别让“屈原留下三天端午假”的段子再流传 2019-01-16
  • 网友给河南省委书记、省长留言获回复 共计85条 2019-01-16
  • 如何制订企业发展计划 2019-01-15
  • 端午假期要来了!收藏这份指南,避开人山人海 2019-01-12
  • 天津滨海新区召开村级组织换届选举工作座谈会 2019-01-11
  • 独家!中国情侣身穿梅西球衣红场拍婚纱照 2019-01-11
  • 吉林等8省(区)确定环保督察整改任务530项 2018-12-10
  • 渭滨区结合村委会换届选举等农村基层工作开展反邪教宣传 2018-11-18
  • 看惯了世界杯,这样的足球赛你见过吗? 2018-11-11
  • “一带一路”建设与网络媒体责任论坛 2018-11-11
  • 保定市:探索“三社联动”社区治理模式 2018-09-24
  • 今年江西千万元公益金买服务 受益者将更广泛 2018-09-24
  • 新余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局为重病村级食品安全信息员捐款(图) 2018-09-14
  • 499| 75| 949| 273| 550| 799| 166| 58| 91| 488| 935| 863| 746| 500| 16|